位置:黑龍江新聞網 > 國內熱點 > 正文 >

中越邊境士兵首次排雷險遭炸飛 距腳僅10厘米

2019年07月12日 00:19來源:未知手機版

萬國馬桶,工筆畫荷花圖片,唐山付衛東

爆破后,官兵穿著厚厚的防護裝具在陡峭的山崖雷場進行人工搜排。 郭贛榮攝

中新網昆明6月9日電(嚴浩柯穴黃巧)滇南邊陲,是著名的旅游勝地。然而,這里曾因戰火埋下了數以萬計的地雷。為徹底消除邊境地區的地雷隱患,還民眾一個和平安寧的家園,去年11月,云南省軍區遵照中央軍委命令,在中越邊境云南段展開了排雷行動。半年多來,該省軍區抽選的400余名掃雷官兵,用青春與擔當、熱血與奉獻,在邊陲雷場續寫著和平使命。

中越邊境群山連綿、植被茂密,蜿蜒的國界線隱匿其間,一眼難于辨別。

看地圖標注比較容易,到現地查看不太好分辨。 在富寧縣田蓬鎮廟壩村的一個雷場,掃雷三隊隊長蔣俊峰每天都要在邊界對照地圖查看國界線走向。他介紹,中越兩國雖然劃定了陸地邊界,但國界線并非是兩塊界碑之間的簡單連線,而是要按照兩國在邊界立碑時定下的約定,依據現地的山脊、溝壑分布判定國界線走向。

中越邊境482(1)號界碑前,立著界碑的山脊中方一側,掃雷官兵用掃雷爆破筒進行爆破排雷后,山脊上的國界線顯現了出來。 排雷之前,我們已經反復查看了國界線走向。 帶領官兵在界碑附近進行人工搜排作業的掃雷三隊副隊長路穆道說,為了防止排雷越界,他們抵達任務區后,首先要請駐地外事部門、邊防營連的相關人員,與他們一起到現地查看國界線,掌握國界線的真實走向。

蔣俊峰說,中越邊境山巒起伏、叢林茂密、溝壑縱橫,極難設置邊界鐵絲網或建筑界墻。如果不站在界碑和位置較高的山頂,就很難判定出國界線的走向。為此,掃雷過程中,他們邊作業邊觀察判定,堅決做到抵邊排雷不逾國界毫厘。

這里排雷,掃雷爆破筒最多只能用3節。 抵達富寧縣田蓬鎮的雷場時,滿頭大汗的教導員殷炳漢卸下背上的掃雷爆破筒,又一次囑咐負責爆破排雷的3名官兵。

殷炳漢說,這個雷場在山頂,與山下邊民房屋直線距離在1公里左右。如果爆破筒裝藥量太多,爆破時不僅聲響大,而且爆破產生的沖擊波就會將邊民門窗上的玻璃擊碎。

為了不給雷場附近的群眾帶來損失,掃雷三隊放棄了放 大炮 作業,采取分段劃片、小面積小裝藥爆破的方法,在雷場先實施爆破排雷,爾后進行人工搜排。這樣的排雷方法,人工搜排不但難度更大,而且危險更多。

只要老百姓的利益不受損,我們多冒點險也值得。 掃雷指揮部指揮長陳安游介紹,近年來,隨著邊疆經濟建設的快速發展,雷場附近村寨的樓房越建越多,給排雷工作帶來了更大的挑戰。

626.6雷場位于老山雷區,掃雷四隊每天到該雷場作業,必經一段約80度的陡坡。身背排雷裝具和運送掃雷爆破筒的官兵除了手腳并用,還不得不借助繩索上下坡。掃雷四隊隊長龍泉介紹,這段陡坡兩邊山梁全是老百姓種植的竹子,如果從那里走,就必須砍伐竹子才能通行。為了不給老百姓造成損失,他們選擇了這條植被稀疏的路。

為了不破壞邊疆群眾的水源地,此次排雷行動,他們將對20多平方公里的雷區實施永久性封圍。

輾轉在多個掃雷作業區采訪,記者看到,官兵寧愿頂在烈日下背著沉重的爆破筒多走幾公里山路,也不愿踏著群眾的莊稼地走近路;寧愿成倍增加作業量,也不讓群眾受半點損失。官兵們說,他們來排雷,為的就是保護好群眾的利益。

3月17日,下士馬紅寶第一次進雷場排雷。爆破掃雷過后,雷場上的土層被翻松了20多公分厚。沿著剛剛開辟的安全通道,馬紅寶邁進了雷場。他剛把探雷器靠近地面,探雷器便不停地發出了蜂鳴聲。仔細一看,一顆引信裸露、銹跡斑斑的地雷離他腳邊不足10厘米,隨時可能發生爆炸。一旁的蔣俊峰見狀,立即命令他撤至安全區域,自己上前用手輕輕刨泥土,小心翼翼地把地雷托起,爾后慢慢打開后蓋,去掉引信。化險為夷,馬紅寶被嚇出了一身汗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qezov.club/guonaredian/137793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!

今日熱點資訊
红警地图包下载